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uu书库 >> [猎人]轻红×飞蓝 >> 轻红×怀疑×飞蓝

轻红×怀疑×飞蓝

“到底是谁干的!”岩崎咆哮, 脸色铁青,平时温文尔雅的面具再也挂不下去。

面前是一个人惨死的尸体, 阿比, 这次同他们一起进入游戏的一名职业猎人。为人虽然有点好色猥琐,但实力在他们十几人中却不算差, 岩崎还是教导阿比念能力修炼的老师,所以当看到阿比的尸体时,他显得格外愤怒!

阳光正透过树叶投下斑驳的光影, 尸体靠着大树而坐,双腿分开摊平,面容安详, 仿佛还在睡梦中就被一击而死。

胸口明显被利器所刺伤,血迹已经凝结成了暗红色的血块, 已经死去多时。

“整个树林在昨天晚上休息的时候检查过, 就我们十四个人。”一个沉稳的中年男人说。

岩崎重重一拍旁边的树, “砰”地一声巨响,树叶簌簌而下,他抿着唇, 显出几分阴冷来,“昨天晚上都在哪里?”

侠客笑眯眯地从一旁的树上跳了下来, 爱莎塔安静地跟在他的身后, “我一直和爱莎塔在一起, 呐, 是不是, 爱莎塔?”

“是的。”爱莎塔的声音十分优美,就算是说话的时候,都有一种在歌唱的错觉。

岩崎略微带着怀疑的目光从侠客身上一扫而过,然后看向了其他人。

结果发现,所有的人都有人相伴,只除了一个人,沙门。

沙门比较特殊,他成为职业猎人也不过是去年的事,被岩崎看重却是因为他强大的能力。在成为职业猎人之前,沙门曾经是某黑社会地下组织的专职打手,直到那个黑社会覆灭他才获得自由来参加了猎人测试。去年的猎人测试主考官是岩崎,他很热情客气地招揽了沙门。

所以沙门资历尚浅,又常常沉默无语,其他人也就不喜欢同他往来。

“昨夜我在树林边缘休息守夜。”沙门淡淡说,声音低沉,语调平稳。

岩崎皱了皱眉,脸色更加难看了,如非必要,他并不想怀疑沙门。

这时有一个近乎尖锐的声音打破了沉滞的氛围,“啊,我知道了!”

“贝文斯,怎么了!”那个具有特殊黑幕能力的女人温和地问。

“休雏,你想想,你想想我们在BOOK上看到过谁的名字!”

“你是说?”这个叫休雏的女人长相虽然平凡,但是声音却很柔和。

“是库洛洛!库洛洛·鲁西鲁!那个蜘蛛头子,幻影旅团的团长!”贝文斯有些慌乱地四周围看了看,“我听说,这个人十分可怕,呐,是不是,侠客!”他的眼神不善,显然是有些怀疑侠客,“如果我们这里有人和他里应外合地话——”

“你是说那个库洛洛来下手杀了阿比?”爱莎塔忽然又开口,“然后,你是怀疑侠客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和库洛洛·鲁西鲁联系了,并让他来杀了阿比?”

“爱莎塔,你、你不要误会!”贝文斯解释,“我并不是怀疑你,你知道的,爱莎塔,你总是要休息的,万一这小子趁机——”

“你依旧在怀疑我。”爱莎塔淡淡说,“现在侠客是我的主人,你怀疑他,自然也是怀疑我。”显然侠客被她控制了,怀疑侠客自然也就是怀疑她的能力了。

侠客笑眯眯的,并不说话,似乎连给自己辩解的兴趣都没有。

岩崎有些心烦意乱地瞪了贝文斯一眼,“好了!昨天这林子里都是我们的人,那个库洛洛就算是插了翅膀飞进来,也不会没有被任何人察觉!更何况沙门还守在林边,还有青炎的念鸟栖息,如果有陌生人来到这个林子,它们早就出声示警了!”

“看来贝文斯是不太相信我的宝贝们呢!”一个年轻男子嘻嘻笑着,一边耳朵上足足套了□□个环,衣着时尚,只是看上去十分轻佻,他的肩头停着一双浅黄色的小鸟,只见他的念力翻腾,指尖即刻又凝结出一只翠绿羽毛的小鸟,看上去色泽艳丽,十分可爱漂亮,他一扬手,那鸟便一声脆鸣,飞了起来,“昨天一共有三十二只宝贝们在近处巡逻,它们告诉我说,没有任何人接近。”青炎是有具现化能力的念能力者,他能具现化出这种看似脆弱的小鸟,实际上每只鸟的攻击力都不算弱,只是智商并不高,除了战斗以外,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巡逻工作。

贝文斯一噎,顿时无话可说。

岩崎皱着眉,看向士气低沉的众人,心中烦躁不已。

自从他们到了GI的第三天,无意中发现在遇到过的人员名单中出现了库洛洛·鲁西鲁的名字,他们就已经十分小心,但是无论怎么想,都无法想起究竟是在什么地方遇到了这个人,而且除了他之外,其他蜘蛛的名字并没有发现,只有一个库洛洛。

但是这个人不是普通的蜘蛛,他是蜘蛛头子。

这样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靠近,却又隐在暗处的做法让岩崎心生警惕。虽然他手中有侠客针对幻影旅团的完美计划,但若是找不到人的话也是无计可施的。

警惕之下,仍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阿比死了。

岩崎不愿意怀疑任何人,但是这件事让他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他的这种预感是正确的。

就在第二天下午,他们在悬赏城市安多尼拔休息,贝文斯被发现死在休息室,而这时侠客正在岩崎那里与其他五六个人讨论那份完美的计划书,几乎是最没有嫌疑的一个,更没有联络库洛洛的机会,最大的可能依旧是——

库洛洛。

又或者,那个总是独来独往的沙门。

“砰”地一声岩崎狠狠地拍了桌子,“他怎么可能悄无声息地接近!还在青炎的眼皮子底下把贝文斯给杀了!”

青炎耸了耸肩,“好吧,之前他怀疑我宝贝的能力确实让我有些不高兴,但是我绝对没有想让他丧命的想法。我们休息的这几个房间除了自己人,应该是进不来的。”

“确实,这个套间一共只有六个房间,大部分人都在客厅或者休息室,贝文斯说要独自休息一会儿,才会去最小的那一间。”休雏说,“那间在最里面,紧靠着茶水间。”

“我有去茶水间倒茶。”爱莎塔忽然说,“但是很安静,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我以为贝文斯在休息。”

“除非那个库洛洛会飞天遁地,不然绝对无法进入这个套间!”

众人的目光都朝同样独自休息的沙门看去,他却依旧抱着他的长刀,面无表情,“我在阳台,一个人。没有人从阳台进来。”

这里是十七层,这个套间只有一个大门,正对着客厅,客厅里有包括岩崎在内的八个人,十六只眼睛注意着那扇门,根本不会有人能从那里进来。

然而,贝文斯依旧是死了,被利器捅穿了心脏,一击即死。

很像——很像沙门的长刀。

再然后,他们又死了四个人,包括那个总是从事着巡逻保卫任务的青炎!从开始的十四人进入GI,变成了只剩下八个人还活着,还活着的人已经人心惶惶!

“不!根本不可能是那个见鬼的库洛洛!一定是沙门!沙门!”面对着又一个死在面前的同伴,终于有人把这句话吼了出来!

自从贝文斯死之后,他们之中就已经有人十分怀疑沙门,但碍于岩崎似乎并不愿指责沙门,才并没有人说出口,但在这种三天两头死人的强大压力之下,终于有人无法忍受这种怀疑,禁受不住恐惧的折磨,把这句话喊了出来!

岩崎的脸色已经不仅是难看,而是有些灰败了,数日没能好好休息让他的眼下生出淡淡的青灰色,连他也不禁眼带怀疑地瞥了一眼依旧沉静的沙门——

“会长,这样不行啊。”侠客叹了口气,在这些日子里,一开始被怀疑的侠客从最初的被紧迫盯梢到渐渐再也无人怀疑,必须要说他的那份开朗自信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在人人的精神都绷得极紧的情况下,他偶尔的一句安慰和一如既往自信的眼神总会让人心里安定一些,再加上,他似乎真的没有动手的机会,甚至是和库洛洛联络的机会也根本没有。

可以说,他已经完全取得了这剩下几人的信任,甚至是岩崎也是一样。

所以当侠客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岩崎甚至可以称得上十分温和地回,“那要怎么办。”

侠客笑了笑,看向平静无波的沙门,目光闪了闪,“至少先要弄清楚——动手的是不是沙门!”

其他人的脸色有些发青,如果不是他,谁还能这样悄无声息干净利落地杀人?这里除了岩崎之外,最强的就是沙门,当然,侠客的实力也很强,但是他因为没有动手的机会和时间已经被排除了,所以——只有沙门!

一开始相信是库洛洛潜入杀人的人也无法再说服自己,除非——除非那个蜘蛛头子是神不是人!不然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难道一开始看到“库洛洛·鲁西鲁”的名字不过是个巧合?也许只是某天他们和库洛洛不经意地时候在街上错过了?

凶手是谁?

库洛洛根本不可能做到潜入他们身边来杀人!那个蜘蛛头子的实力侠客也说到过,绝对没有这么可怕!

那么只有沙门!

岩崎目光阴沉,所有的想法在脑海里盘旋了一圈,嘴角抿成一条严苛的直线,“沙门,为什么?”

侠客笑眯眯地看着,碧绿的眸子依旧那样漂亮明澈。

沙门并没有回答,只是幽寒的目光看了一眼岩崎,然后,缓缓朝侠客看去——

然后,侠客的身上忽然“嘀嘀嘀”地叫了起来,情绪绷得紧紧的众人几乎被吓了一跳,齐齐朝他看来!

侠客唤出“BOOK”,“啊,是一个叫菲利斯的人要求和我通话。”他耸了耸肩。

“那是谁?”

“不知道。”侠客答得十分爽快。

岩崎看过来,那个闪动的名字确实是叫“菲利斯”,顿时有些放心。

侠客接通了那个通话请求,只听那端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您好,侠客先生。我是菲利斯,有一些事情想跟您和您的伙伴谈一谈。”

声音很熟悉,熟悉到侠客弯了弯唇角,笑容更深了,愉快地答,“好,请问是什么事情?”

**

“这个游戏的制造者肯定不会留有被人破坏游戏的余地。”库洛洛看了看远处的大海,“根据我们从NPC口中探出的消息,这个岛上唯一的港口应该就在这里。”

“海盗的任务。”玛奇抱着臂站在旁边。

轻红点点头,“如果要从外界来这个岛的话,这里应该是唯一的停靠点。”

“所以。”库洛洛微微一笑,“这个海盗任务的NPC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看守这个港口不让外来者进入的人,换句话说,这个BOSS不是普通的NPC,应该是个GM。”

“游戏制作者?”小滴扶了扶黑框眼镜,“那如果我们杀掉他的话是不是就能顺利从外界进入这个岛了?”

“我想他一定有特别的驱逐外来者的方法。”库洛洛看着蔚蓝海面上颜色鲜艳的晚霞,像是一匹色泽温暖的锦缎,水波粼粼,海风轻轻。

飞蓝撇撇嘴,她看了一眼轻红,皱了皱眉,调出“BOOK”来看,却忽然“啊”了一声——

“怎么了?”信长朝她看过来。

飞蓝招了招手,“快看快看这个!”信长凑过去,“库洛洛·鲁西鲁……团长?!”

“没错,不过团长不是让我们所有人都不用原本的名字登入游戏么!”飞蓝煞有介事地说,却猜到这个人大概是西索,瞥了轻红一眼,她抿了抿唇,没有继续说下去。

库洛洛也唤出了“BOOK”,勾了勾唇角,“看来有人使用我的名字登入了游戏呢。在进游戏的时候因为一切都太过真实,所以当NPC询问名字的时候,多数人会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其实这个游戏并没有作出这个规定。我让你们不使用自己的名字,原本也就是尝试,唔,有人居然使用了我的名字。”他修长的指划过那个熟悉的名字,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轻红默然不语。事实上,她并不认为这个取了库洛洛名字的人是西索,难道真的是巧合?居然真的有人还是用库洛洛的名字来了游戏,会是谁呢……

她的手指沿着“BOOK”上遇到人的名字缓缓下滑,在“窟庐塔”处顿了顿,又往下,停顿在“红苹果”的名字上,简直有些啼笑皆非。

唔,这个名字,其实很有他的风格吧。

那么,这个库洛洛·鲁西鲁,究竟是谁呢?

大约是——侠客?

她刚抬起眼,就撞上了库洛洛的目光,不禁一怔,随即微笑,“你猜到了?”

库洛洛看着书上那个光条下的名字,“啊。”他淡淡应,“应该是他。”

“是谁?”窝金瞪大眼睛问。

“侠客。”库洛洛说,“他应该在向我们传递一种信息。”他身上的黑色大衣被海风吹得猎猎作响,“在这个库洛洛·鲁西鲁的下方,还有一个熟悉的名字,爱莎塔。”

听到爱莎塔的名字,飞蓝的眉峰挑了挑。侠客?她的指甲在那个库洛洛·鲁西鲁的名字边刮了刮,眼神些微凛冽。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遇到了我们,不知道在哪个城市的时候。”轻红微微皱了皱眉,“但是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看他们的名字位置,遇到应该并不是近两天的事情了。”

“侠客究竟在搞什么鬼!”派克忍不住说。

库洛洛思考了片刻,“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他们正在等待机会,或者蓄势待发,所以这几天才会这么平静。另一个可能就是,他们出了事,暂时没有心情来对付我们。”

“那个岩崎实际上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轻红微笑,“如果他有足够的耐心就不会现在就这样针对尼特罗。”

“不错。”库洛洛点头,“而且据我对侠客的了解,猎人协会那里,应该出现了问题,这个问题应该和侠客有关。更何况,他用了我的名字。”然后,他没有丝毫犹豫地按下了名字旁边的按钮,“菲利斯请求通话,库洛洛·鲁西鲁。”

※※※※※※※※※※※※※※※※※※※※

此章肥厚!

亲爱的们爱抚一下下~~

喜欢[猎人]轻红×飞蓝请大家收藏:(www.uusk.net)[猎人]轻红×飞蓝uu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猎人]轻红×飞蓝最新章节 - [猎人]轻红×飞蓝全文阅读 - [猎人]轻红×飞蓝txt下载 - SISIMO的全部小说 - [猎人]轻红×飞蓝 uu书库

猜你喜欢: 驸马要上天极品女仙忠犬变成猫[希腊神话]冥府之主异能小娘子娇藏失落大陆师兄卷土重来媵宠上神升级记西游记之太白也疯狂我不说话不代表我不知道满庭芳树雨中深幽灵界凤倾之至尊灵契师江湖没有谱小丑丑丑鱼想飞升就谈恋爱师父他太难了疗养院直播间贤后难为九死成仙[重生]凡女仙葫极品飞仙拯救恶毒女配(gl)天才神医宠妃
完本推荐: 病有治了全文阅读有朝一日刀在手全文阅读家有庶夫套路深全文阅读皇后画风不对全文阅读凤策长安全文阅读酒神全文阅读清和全文阅读嫡女煞妃全文阅读敛财人生[综].全文阅读娇女全文阅读盛世医妃全文阅读重返全文阅读海贼之天赋系统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欢喜记全文阅读攻略不下来的男人[快穿]全文阅读The God[快穿]全文阅读人在江湖飘呀全文阅读君九龄全文阅读惊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九天神皇一戟平三国重生嫡女悍妻放肆[娱乐圈]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穿书后我成了国宝级女神都市绝品仙医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三寸人间顷洛惊华山河盛宴我的三百传奇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仙帝再世北宋大丈夫极品飞仙麻烦请叫我上仙重生似水青春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异界召唤千古人杰大厉鬼的正确修炼方式全知全能者清初情缘天才神医宠妃地球上最有钱的男人第一序列都市医武仙尊

[猎人]轻红×飞蓝最新章节手机版 - [猎人]轻红×飞蓝全文阅读手机版 - [猎人]轻红×飞蓝txt下载手机版 - SISIMO的全部小说 - [猎人]轻红×飞蓝 uu书库移动版 - uu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