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uu书库 >> 武将观察日记 >> 凤霞披洞房花烛夜

凤霞披洞房花烛夜

麒麟猜得没错,董卓一死,城外凉州大军登时作鸟兽散。贼首既然解决,所剩便是灾后重建的问题了。

是将都城迁回洛阳,还是定都长安;是三公辅政天子掌朝,还是吕布大权独揽?对凉州军是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还是听凭其自生自灭?

董卓死后的权利架衡,成为了汉朝百官一致最担心的问题。

然而吕布却是丝毫不管,将那烂摊子扔着,便打道回府了。

“得派出信使,加急前往关东军阵营报信……”

“董卓的旧部不能追,更不能让王允干预朝政,最好让献帝再颁一道圣旨,赦免凉州军……”

“城里还有不到四千凉州军,主公看……”

“皇上要给你封侯……”

吕布出了宫,貂蝉已骑在赤兔马上不安等候,麒麟追着吕布,说:“站住!”

吕布不耐烦道:“你和陈宫拿主意就是,这点小事还要来问侯爷?”

麒麟哭笑不得道:“这是小事?”

“将军——”貂蝉踌躇许久,忍不住喊道。

麒麟蹙眉。

吕布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貂蝉,低声朝麒麟说:“我且问你,侯爷成婚之事筹备得如何了?”

麒麟算是明白了。

麒麟淡淡道:“七日后可以接她过门。”

吕布道:“那就好,旁的事你全权处理。”

高顺气喘吁吁而来,道:“主公!”

吕布大步流星,在午门外众将士钦佩而畏惧的目光中走向貂蝉,头也不回,摆手道:“内外事不决,俱问麒麟。”

高顺与张辽忙完,于午门处汇合,陈宫派人将献帝送回寝殿,亦快步下来讨主意,四人聚在一处,却看到吕布的背影。

陈宫蹙眉道:“诸事繁复,主公赶着去何处?”

麒麟强烈地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他坏笑着作了个噤声的手势:“主公忙着谈情说爱……嘘。”

所有人目光聚集于吕布身上,貂蝉满脸期待,看着那天神一般的英伟男子走向自己。

三秒后,吕布飞身上马,长腿充满豪气地一扫。

午门外百官注目,上万并州军鸦雀无声。

貂蝉脑袋被吕布膝头一撞,嘤咛一声,嫩脸变形,横飞出去,栽倒在午门前。

吕布:“……”

吕布本已是高官厚禄,此时简直是位极人臣。长安城内,并凉二州旧部纷纷归顺,将吕布手中兵力扩充到近四万之数,足以与任一路诸侯军一较短长。

一封献帝密诏连带着洗刷了当初背叛的丁原罪名,翌日圣旨诏告天下,吕布护驾有功,晋奋武将军,封温侯,指温县为封地,食五万户,出行仪比三司。

陈宫官拜郎中令,承李儒之位,张辽则领中郎将一职。

大儒蔡邕领太傅之职,与陈宫,王允辅佐献帝执政。

王允无话可说,满朝兵力都集中在吕布手中,先前又因貂蝉之事得罪了这莽人,遂不敢多言。

众臣当日忙得不可开交,陈宫在麒麟的提醒下,并不过多干涉文官集团的提议与献帝的决策,只涉及兵力调动,城防布置以及长安物资的问题,方站在吕布的立场上发表看法。

陈宫成了吕布的代言人,麒麟便乐得清闲,回侯爵府时,张辽、高顺各有杂事未归,偌大府里空空荡荡,只余麒麟一个。

吕布回来了。

“哈哈哈哈——”麒麟捧腹大笑。

吕布恼道:“目无尊卑!为何不提醒侯爷?!”

麒麟饶有趣味道:“你回来拉——”

吕布敷衍地点了点头,答:“回来了,家里就你一个?”

麒麟兀自坐在椅子上摆弄一物,想起貂蝉那档子事,又忍不住大笑,吕布火冒三丈:“别笑了!”

麒麟按住笑声,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恭喜主公。”

吕布见麒麟手上倒夹两条长翎,手指捏着铁剪绞一物事,心中一动,问:“做什么来着?”

麒麟头也不抬,笑道:“你成婚那天戴的礼冠。”

吕布微微眯起眼,麒麟清秀的脸庞,睫毛在阳光下笼着一层温润的光,仿佛秋日正午的猫崽,逗弄什么好奇物事。

战冠以黄带镶边,银线织出兽型图案,如同一只兽头,前探两只钝角,俱是选的上好翡翠磨就,当中又衔一枚拇指大小的夜明珠,华贵无比。

吕布道:“何处得来的?”

麒麟随口答:“我设计了图样,请宫里绣娘照着做的。”

吕布:“很好看。”

麒麟:“恰好衬你,成婚那天,总不能戴顶铁盔甲去迎亲。”

吕布侧着头打量半晌,又问道:“这是兽头?是什么兽?”

麒麟道:“你猜?”

吕布摇了摇头,疑道:“貔貅?”

麒麟笑了笑,说:“你平素盔甲是饕餮纹,上古三朝爱用凶兽装饰战甲,饕餮穷凶极恶,不是好物。战冠上的瑞兽,名叫麒麟。”

麒麟把两条雉鸡尾插上,用剪刀绞紧了钢翎,吕布道:“这般华贵物事,你如何想出来的?”

麒麟没有回答,看了吕布一会,认真道:“麒麟神力足以匹敌上古神龙,有翻江倒海之能,却头生钝角,非到不得已时,从不滥伤生灵。”

“愿主公浴血奋战时有饕餮之势;高倨朝堂时有神龙之威;为人处世时有凤凰洁行;待天下苍生时,有麒麟之德。”

吕布心中一动,接过那雉鸡尾冠,戴在头上,系好冠带。

麒麟:“……”

吕布:“……”

麒麟:“你不说点什么?”

吕布手指夹着一条尾翎,绕了个圈,漠然道:“好看。”

麒麟:“……”

吕布拍了拍麒麟的头,转身进房洗脸,水声传出,带着他浑厚的嗓音:“这些日子,多亏你了。”

大功告成,吕布却仍会这么说,未将功劳尽数揽到自己身上,话中带着感激之意,令麒麟颇有点感动。

吕布:“接下来如何?”

麒麟道:“接下来……辅佐你一统天下……”

房中水声停了。

麒麟意识到不对,莞尔道:“随便说说,再看吧。”

吕布没有吭声,片刻后道:“进来服侍侯爷。”

麒麟道:“盔甲自己脱去。”

吕布疲惫道:“累,脱不动,过得几日,便有夫人服侍,不再使唤你了。”

麒麟只得起身,吕布雄伟身躯半倚在将军榻上,满身血汗,麒麟取了布,为吕布除去那四十余斤重的套铠,亲手卸了饕餮盔,仔细帮他擦着。

吕布:“皇上令你进宫,当个御前侍卫,兼作陪读。”

麒麟眉头一动,问:“我该怎么说?”

吕布懒懒道:“不用鸟他,侯爷与蔡邕说清楚了,你是老子的人,谁也别想动。”

麒麟啼笑皆非,吕布伸出手,覆在麒麟耳畔,令他别过头,看了麒麟侧脸一会。

麒麟莫名其妙,似乎听到吕布叹了口气,后者道:“初时只道看走了眼,现看你也是名能文能武的良材,给你指桩婚?”

麒麟道:“算了,先想你自个吧。”

吕布来了兴致,道:“对,婚事筹备得如何了,单子呢?拿来看看。”

麒麟:“……”

吕布:“?”

麒麟:“我今儿从宫里回来,给忘在皇上桌子上了。”

吕布:“你这个迷糊!”

、七天后,温侯吕布迎娶司徒府千金貂蝉,吉日清晨天不亮,侯府所有人便已起身。

吕布紧张了一宿,四更时才和衣而眠,麒麟也不催他,便打点了府中上下人等,将摆设细细查了一遍。

吕布封了温侯,高顺、张辽陈宫各领官职,已有府邸,不再跟吕布一处住,唯有麒麟还住在侯府内,打算等吕布成婚后再选合意的宅邸搬走。

府中上下亲兵上百人,更有数日前高顺前去挑选的丫鬟。

高顺、张辽俱身着戎装,高顺问:“主公呢?”

麒麟道:“才睡下,待会到祭祖时再喊他。高大哥唤几个人去把门口的花枝裁了,待会轿子得从西门过来,一路抬到正厅。”

高顺道:“前日上朝时还听蔡大人在说,主公如今仪比三司,当不能住这宅邸了,怎也不选间大点的屋?”

麒麟道:“这附近从前倒是飞将军李广的园子,后来翻修过一次,有什么不好的?主公倒想入住梅邬……”

张辽插口道:“董卓旧宅子大兴土木,那倒是气派。”

麒麟一笑道:“气派是气派,但不吉利,主公本想搬的,我随口说说,他就没兴致了。”

数人一齐笑了起来,陈宫颔首道:“董贼方死,主公便入住梅邬,不由得令皇上生疑。幸得你心思慎密。”

麒麟淡淡道:“以后要住什么好地方没有,不急在这一时。”

此话一出,张辽与高顺俱是动容,唯陈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那时间又有司徒府打发下人老妈来看布置,勘察出入车轿路线,府内丫鬟一人捧了个盘款款而入,盘上置食盒与一条镶金黑腰带。麒麟揭盒一看,正是五色礼糕若干,按习俗是貂蝉早起洗手焚香后亲自制的,以奉男方父母侯嫁娘时用的早点,名唤喜糕。

吕布父母早逝,独一男丁,然而礼数仍得顾着周全,麒麟便道:“侯爷还未起,你家小姐伤好些了么?”

那老妈听到此话,脸色便不太好看,答:“有劳挂心,主母安好。”

张辽那日见貂蝉摔得甚丢人,本想幸灾乐祸地笑几句,却被陈宫以眼色止住,貂蝉过门后,这几名丫鬟下人俱是得带过来服侍的,不可过于刻薄。

麒麟倒不怕貂蝉,笑道:“脸上粉抹上厚厚一层,便盖住了。”说着将盒盖随手放到一旁,自有人来收走,又拣块糕,塞进嘴里吃了。

“哎!”一小丫鬟最是口快,忙怒道:“这是给公婆吃的,你怎吃得?!”

麒麟道:“我怎吃不得?你们也来。”

麒麟给高顺喂了块,道:“文远也吃。”

张辽被塞得满嘴糕,麒麟又吩咐道:“一人一块,剩的捧出去分了,将士们都取着尝尝,应个景儿……”

“成何体统?”丫鬟怒道:“你们还是侯爷父母不成?!”

张辽最先按捺不住,一边咀嚼一边训道:“你给我们规矩点!侯爷待我们如家人一般,还未过门便摆主母派头了?摆给谁看?!”

正吵嚷间,吕布揉着发红的眼眶起床,推门道:“什么时辰了?麒麟去把那些小玩意查一次,别又忘东忘西的。”

麒麟头也不回,笑道:“哦,这就去了。”

那丫鬟正要告状,见新姑爷赤着胸膛,一番英伟模样,先自脸红了,反倒说不出来,麒麟又道:“貂蝉做的喜糕刚送来,我们分吃了啊。”

吕布道:“给侯爷也尝块……”

陈宫打趣道:“我们吃得,奉先你吃不得,本是高堂吃的,我们几个无礼代受了。”

吕布笑道:“有这怪规矩,罢了,你们吃就是,来个人伺候。”说着转身入房更衣。

麒麟道:“高大哥跟得最久,高大哥去罢。”说毕将那黑腰带捧了,送到厅内供上,以替吕家高堂。

高顺也不推辞,微一点头,便自入内,服侍吕布穿衣戴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丫鬟领了吕府奉仪回去,乃是一盒胭脂,一根钗儿,与大红布三张,一张铺王允榻前脚踏,一张铺婚轿前,另一张铺貂蝉闺房门槛。

貂蝉如花倾世容颜上,左半脸淤青,右额上肿个大包,正是数日前吕布亲脚干的好事。貂蝉揽镜自照,不甚销魂,只想一口血吐出来,

蔡文姬忍不住道:“你别总去揉它,当不会破相……”

貂蝉气不打一处来,把手绢一摔,恨恨道:“我……”

蔡文姬想笑又不敢笑,道:“时辰快到了。”

貂蝉不胜悲切,到前厅拜别王允,父女相对垂泪。

“女儿呐,这一去,你可得好生为自己筹划了。”

王允老泪纵横,呼天抢地,那悲情却发自内心。

当初设计谋董卓,一半为了除奸宄,匡汉室;另一半却为了把持朝政,取董而代之,未料一女二嫁的连环计得罪了吕布,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貂蝉身上了。

貂蝉饮泣道:“知道了,侯爷不是坏人,爹爹。”

王允悲从中来,又哀叹好一会,方让貂蝉出门。

吕布迎亲,这一婚真是佳偶天成,华盖金裘。

只见吕布头戴雉鸡尾冠,意气风发,人当壮年,官居极品,胯骑赤兔,身着战神金甲,胸口戴朵大红花。

并州军浩浩荡荡开来,两道长安百姓成山成海,丝竹声响,赤兔仰头长嘶,驻足司徒府前。

上万战马,竟没一匹打响鼻出声,吕布身后跟的是麒麟高顺,再后则是陈宫张辽,四名亲信一同停下。

这就是古代的宝马车队,麒麟心想,豪华婚礼和铺张排场在什么时候都少不了。

吕布笑道:“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忘词儿了。

麒麟嘴角抽搐,提示道:“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吕布道:“对!”

麒麟道:“什么对!把它背完!”

丫鬟小厮笑成一团,吕布念完,又道:“大汉奋武将军,温侯吕布,字奉先,对王司徒爱女貂蝉一见倾心,但请结百年之好,此生必将至死不渝。”

一请毕,庭院内杳无声息。

丝竹奏响,吕布又道:“青青子佩,悠悠我思,接下来是什么?麒麟选的诗太难了……”

陈宫提示道:“纵我不往。”

吕布笑道:“纵我不往!子宁不来?大汉奋武将军,温侯吕布,字奉先,对王司徒爱女貂蝉一见倾心,但请结海誓山盟之约,白头到老。”

二请毕,院内一片静谧,唯有秋色满庭,落叶遍地。

丝竹声再响,吕布颂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貂蝉,你再不出来,本将军满心惆怅,可要独自归去了。”

吕布调转马头。

三请毕,大门吱呀一声打开,貂蝉上身红袍,下着黑裙,头戴银凤明珠簪,心口佩着那枚定情玉蝴蝶。

随行众人齐声欢呼,吕布翻身下马,丫鬟前来铺了车轿前红布,吕布牵着貂蝉,带到婚车之前。

吕布再骑上赤兔,百姓夹道欢呼,高顺与麒麟探手入袋,取了铜钱沿路撒出。

满街欢腾,千马穿过长安街道,身后却有一骑匆匆来报。

“报——”

陈宫最先驻马回转,问:“何事?”

车队渐远,吕布回头望了一眼,麒麟道:“你们走。”旋即截住那信差,道:“正成婚,有什么事?”

那信差下马道:“陈仓处传来关东军情报!”

麒麟接过那信,揣进怀中,道:“先回去再说,主公今日成婚,这位兄弟可到西营处领杯喜酒。”

陈宫颔首,打发走那将士,与麒麟凑到一处,拆开军报,登时色变。

袁绍与曹操得了献帝圣旨,得知董卓败亡,却无论如何不愿撤军,驻扎于陈仓西侧一处谷地。

其余关东军已散,董卓旧部撤离长安后,碰上袁绍曹操,遭到围堵,一场激战后李傕、郭汜率参军逃脱,曹操收编凉州败军两万人,袁绍收编凉州军一万人,各自按兵观望。

孙坚则率江东军衔尾追杀,绕过长安,打算一口吃掉剩余兵力。

诸侯联军各自为战,这远远超出了麒麟的预料,麒麟问:“他想做什么?”

陈宫神情忧虑,摇了摇头,道:“禀告主公?”

麒麟忽生起没来由的担忧,道:“不,派一队人前去打探李傕本部的动静,李傕手下还有几万人?”

陈宫推测道:“应当还有六到七万凉州军。”

麒麟沉吟不语,曹操与袁绍不可能联合,若有一方真想进攻长安,势必互相忌惮,互相牵制。

在自己所知的历史中,李傕郭汜逃出长安,受王允一再通缉,最终忍无可忍,方在贾诩的挑拨下杀了个回马枪。战争莫名其妙地开始,又稀里糊涂地结束,献帝被掳走,长安被一把火烧成白地,吕布携貂蝉仓惶夜奔,成了丧家之犬。

如今王允的问题已解决,献帝也已颁了圣旨,董卓旧部只要撤回凉州,前事一律不咎,甚至更允诺在凉州军回到本土后,将派钦差前去宣旨,从董卓旧部中擢升新的凉州牧与刺史。

按道理这七万人不至于再构成威胁,然而为保万全,麒麟还是决定再上一道保险。

麒麟道:“公台兄派出探子,前往凉州军撤退路线上散播消息。”

陈宫道:“是何消息?”

麒麟说:“李傕麾下有名官吏,名叫贾诩,字文和。”

陈宫显是从未听过此人,遂道:“此人能起何用?”

麒麟道:“稍后再与你解释,制造谣言并传到李傕耳里,就说贾诩是袁绍埋伏在董卓身边的内应,再派人和贾诩接头,想办法把他招揽过来。招不动,就任凭李傕把他杀了……”

陈宫听得一头雾水,麒麟又道:“应该能招到。他不过是想自保。”

陈宫虽不知麒麟有何意,当下也不多问,思考片刻,道:“若要派出探子混入凉州军,我倒是有一计,保管无人起疑。”

麒麟会意,颔首笑道:“侯爷麾下,前些日子还收编了不少凉州将士,这时候派他们装作逃离的叛军,去散播谣言正好,细节部分就劳烦公台兄了。”

陈宫想什么都被麒麟猜了个准,只好无奈摇头苦笑,转身前去准备,麒麟则拍马赶上吕布婚队。准备尽臣子绵薄之力,将主公送进洞房。

喜欢武将观察日记请大家收藏:(www.uusk.net)武将观察日记uu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武将观察日记最新章节 - 武将观察日记全文阅读 - 武将观察日记txt下载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武将观察日记 uu书库

猜你喜欢: 大副不容易[火影]柱斑一生推木香记师兄卷土重来[暗花/明光]阿鱼日记重回娘胎修个仙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王妃归来七宝姻缘我为表叔画新妆[尼罗河女儿]萝莉凶残娇藏皇家小娇娘天衣多媚全世界都想和我做朋友[快穿][火影]暗花[快穿]如何从病娇手中逃生独宠傻后全球高考全天堂都以为上司失宠了冥界美人手札快穿之打脸狂魔江湖不好唬鬼影实录画劫一级律师[星际]
完本推荐: 重生之豪门悍女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逆战女王全文阅读顾道长生全文阅读凡女仙葫全文阅读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全文阅读重生成猎豹全文阅读重生之妖道再临全文阅读C语言修仙全文阅读异界领主生活全文阅读我真的是万人迷全文阅读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全文阅读穿到明朝考科举全文阅读佣兵的战争全文阅读野心家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综]这个财阀接地气全文阅读我是大玩家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我震惊了全世界地球上最有钱的男人不合理真相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我和二哈共系统农门娇俏小厨娘盛宠之将门嫡妃攻略极品襄阳战记攻略小社会画春光小阁老嫁偶天成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医妃惊世金凤华庭城姬三国大道朝天我在假面骑士当善人山海八荒录诸天最强女主天降我才必有用咫尺之间人尽敌国药门仙医男神投喂指南驸马要上天承包大明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仙宫

武将观察日记最新章节手机版 - 武将观察日记全文阅读手机版 - 武将观察日记txt下载手机版 - 非天夜翔的全部小说 - 武将观察日记 uu书库移动版 - uu书库手机站